白又白

剑魄

眉心黑发:

板子_Sister:



曾经跟过他的行程,对他感到无比的吃惊费解。

早上五点多醒,妆发,一小时车程去拍摄点,八点开拍。
十二个钟,晚上八点收工。有时候加班夜戏到10点多。快12点回酒店,回去后卸妆洗漱可能还要健身,背一下台词,一点多睡。
第二天重复如此。
那时酷暑,他还生着病。

他的生活仿佛一个苦行僧,隐忍,节制,给自己定了无数条条框框。
控制体型不能多吃心爱的垃圾食品,保持肌肉不能停下锻炼身体,为了成片质量能亲自上就亲自上,就算剧组准备了文替怕他晚到可以在他没到时先拍远景和拉背,他也永远来得巨早不需要替身。

铁木真应该更辛苦吧,为健身每天早晚那么大的运动量,高温又是动作戏,严格控制着口腹之欲,又要每天吃过敏药。

他是一个温柔细心话不多的人,对粉丝也好工作人员也好都很关心宽容,但对自己却苛刻到极致。

他仿佛一个永远的高三生,冷静得不允许自己有任何一点放纵的错误,每一天,都在完成一个名叫“做最好的自己”的高考。

我有时会忍不住埋怨一下,就算你苛刻到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污点错误,也会有人不停给你泼脏水,维持表面的纯正,适当轻松一下,多花点钱吹一吹吆喝几声,会不会效果更好。

在所有人都热闹的抛头露面时,你吃了那么多苦安静细致的打磨着作品,会不会错失了一些机遇。

后来,我终于渐渐明白,再华丽的妆容都是假相。

打磨着作品的你,也在打磨着你自己。

你那么冷静、自制,那么清晰的看清了未来的路。
在这个不知多少人被乱花迷了眼的世界里。

再艳丽的包装纸始终是会被撕破的包装纸。

你想让大家喜欢的,是那个真实,有着非常浓郁的个性,却又最好的那个你。

就算没有吹捧与吆喝,这世间也终会将目光转向那个不放任任何瑕疵,默默雕琢作品的你。

一柄传世之剑,不在于他有多么精致的剑鞘,而是那夜以继日淬火的打造,那力煞千军的锋利。

你猜,我看着你辛苦的工作拼搏的身影,我看到了什么?

我看到了那一缕隐忍坚持的剑魄。


菲尼克斯w:

我学会了怎么上传网盘分享嘞!!!

于是把所有写过的等等相关的都放进去了,要看的自取

链接: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nufhzk9 

密码: undd

【峰霆】建国后不许成精(23)

水仙欲上鲤鱼去:

完结倒计时


章二十三


 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陈伟霆是被李易峰的morning call叫醒的。
  
  李易峰心情很好的问他:“什么时候的飞机啊?”
  
  陈伟霆还没睡醒,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哼唧:“灰机……”
  
  然后他就又睡着了。
  
  半小时之后,陈伟霆惊醒,发觉手里的电话居然还没挂断。
  
  他把耳朵贴上去,刚叫了一声“峰峰”,就听李易峰幽幽道:“漫游话费一定很贵……”
  
  陈伟霆对这个没概念,呆愣愣的应和,“是的是的……辣里干嘛不挂电话,窝不小心碎着了……”
  
  李易峰叹息,“思念是一种病。”
  
  陈伟霆纳闷:“思念不是饺纸吗?”
  
  李易峰:“……”
  
  “呃,还是汤圆儿?”
 
  他不知道跟谁学的儿化音,又发不出来,把句尾那个“儿”咬的十分清晰,听起来不伦不类,跟外国人似的。
  
  李易峰气的想笑,又觉得他特别特别可爱。
  
  “这个梗也太老了,威廉哥,不好笑。”
  
  “耿?哪个字啊?”陈伟霆没听明白,“窝很认真的,思念牌饺纸,剧组都煮过的。”
  
  李易峰实在不想和他讨论饺子和汤圆的问题,赶紧转移话题问:“你刚刚还没说完,几点的飞机啊?”
  
  陈伟霆摇了摇头,又想起来李易峰根本看不到。
  
  他清了清嗓子:“晚上的,窝有事要做。”
  
  李易峰看过陈伟霆的行程表,这一段是空白。
  
  李易峰有点不爽,磨了磨牙。
  
  他是才开了荤的饿狼,如果可能的话,他简直想把陈伟霆揣兜里,走哪带哪。
  
  陈伟霆哈哈笑,然后说:“窝挂了沃,么么哒。”
  
  李易峰也只好跟他么么哒。
  
  陈伟霆挂了电话,一边穿衣服一边给助理发短信。
  
  「準備好了嗎?」
  
  「ok」
  
  他戴上墨镜口罩,帽檐拉低,面无表情的从酒店出去,板着一张霆哥脸,像是要去收保护费。
  
  大伦帮他拉开车门,轻声问了句什么。
  
  陈伟霆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  
  
  再说李易峰这边。他本来计划着时间约饭,没想到陈伟霆居然没飞回横店来。
  
  李易峰抽空视奸了一下粉丝群,发现陈伟霆的粉丝也不清楚他的行程。
  
  李巨巨非常郁闷,闷闷不乐的取消了早上订○团订单。
  
  
  快中午的时候,陈伟霆给他发了一张笑的春暖花开的自拍。
  
  李易峰哼了一声,顺口给他发了语音:“幺儿,你要爪子嘛?”
  
  香港友兔陈伟霆:“???”
  
  陈伟霆努力思考了一会儿,还是没能参透天朝方言的博大精深,只好小心翼翼的问:“里……在骂窝吗?”
  
  李易峰说:“哈戳戳。”
  
  陈伟霆眉毛都快拧到一起。
  
  作为一个普通话都还在听力级别的北漂兔,李政委的四川话简直就是地狱模式。
  
  听着电话那头诡异的沉默,李易峰解气了,十分愉♂悦道:“快给组织交代一下,你干嘛去了?”
  
  陈伟霆清了清嗓子。
  
  “窝现在是国民大西轰,是小鲜you了。”
  
  “所以?”
  
  “所以窝买了栋屋。”
  
  陈伟霆发给他一串地址,和一张钥匙的照片。
  
  “以后要记得回家沃,蓝朋友。”